导航菜单

一生为愿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他从小命苦,爹妈早逝,为了活命,被送去寺庙做了小和尚。和尚身边都是和尚,和尚从不轻易下山,山上的世界清静自然,不惹尘埃。倘若一生如此,倒也平和自得。

  只是在他八岁那年,来山上拜佛的香客中,有一对母女,那母亲端庄温雅,女孩儿精灵美丽。他看到她的第一眼,惊奇万分,犹如春暖花开时飞来的第一只蝴蝶。她轻易闯入了他的世界,未曾敲门,不约而至。于是心池起了涟漪,耳朵里有了风声。

  母亲拜佛的时候,小女孩儿四处游玩,看到了在树下打坐的他,于是蹦蹦跳跳地过去,好奇地打量他。他小小年纪,却双手合十,面色笃定,看着眼前的小精灵,心里却“噗通噗通”地跳着。

  女孩儿看了他一会儿,突然“噗嗤”一声笑了,说:“你是假的吗?怎么不会动?”

  他说:“我在打坐,这是师父教我的。”

  “打坐是什么啊?”

  “我不知道,师父让我做的,所有的和尚都这样做。”

  小女孩儿说:“坐着不动多没意思,起来跟我玩吧。”

  说完一把手把他拽起来。

  他开始的时候有些慌乱,因为他明明想跟她一起玩耍,但又觉得不应该跟她玩,因为他听师兄们说过,和尚是不近女色的。眼前这个小女孩儿,分明就是女色!

  可是小女孩儿热情地要跟他玩,他嘴上拒绝,身体却无比诚实。很快,他忘记了佛祖忘记了师父,跟她开心的玩在一起。

  他突然惊奇的发现,跟她在一起,竟然能有这么快乐的时光和美妙的感觉。

  突然,她的母亲呼唤她,她应了一声,丢下他就走了。他很失落,跟着来到大殿门外,不一会儿,听到师父对那母亲说:“这一签是下下签,这孩子,怕是命运凄苦啊!”

  母亲说:“大师,可有方法为她求福?求求你,我可以多给你些香火钱。”

  师父说:“这不是钱的事,求福是自然,但是命中之事,还需随缘啊!”

  母亲最终失落地领着女儿出了庙门,要下山的时候,他追了出来,叫住那女孩儿,女孩儿回头的时候,他把自己手上的佛珠摘下来,递给她,说了一句“可求多福”,然后扭头飞奔回庙里。

  之后好几年,他都常常念经为她祈福。但是几年的时间,她都没有再来过。

  十四岁那年,一个少女独自来山上烧香求签,踏进庙门的那一刻,他就一眼认出来了,她就是那一年的小女孩儿。虽然她长高了很多,模样也有了变化。

  少女求了签,递给师父,他就站在师父身后。师父问她求什么,她说:“婚姻。”

  他表情平静,却突然觉得喉咙里咽下了一块冰。

  师父对她说:“施主这一签,并不太好,婚姻上必有波折,施主还需谨慎啊!”

  少女跟当年她的母亲一样,有些失落。只不过临走的时候,她突然来到他身边,仔细看了看他,然后扬起手腕,只见一串佛珠戴在她手上,她说:“那一年,是你吗?”

  他有些慌乱,不敢抬头看她,低头说:“阿弥陀佛,这串佛珠,确是当年贫僧送给施主的。”

  少女说:“当年忘了跟你说声谢谢,谢谢你啊!这串佛珠我一直戴着,有时候还会想起你呢!那时候,你还是个呆头呆脑的小和尚,如今也长大了,呵呵呵……不说了,我要下山了,我住在山下的枫林镇,如果小师父下山,可以去找我,我可以做顿斋饭答谢你。对了,我叫小玉,你叫什么?”

  他说:“贫僧法号明凡。”

  小玉对他笑了一下,就下山去了。

  小玉自顾走了,却没想到,她这一笑,在他的心境里惹来了风雨、惹来了漫天的尘埃。他再也无法心静,十多年的苦心修行,在她的笑容面前,散碎了一地。

  之后便是度日如年,苦苦思恋。他期望她能再来,可事与愿违。他想下山,却找不出借口。一年中,他变得心猿意马,坐立难安。

  师父看在眼里,把他叫到跟前,说:“你既然无心向佛,索性还俗去吧,心不在此,做一辈子和尚,又有何用?”

  明凡跪在地上哭泣,说:“多谢师父成全!”

  师父叹了一口气,说:“倘若日后苦了累了,无处安身了,再回来便是!”

  明凡磕头说:“多谢师父!”

  第二天清晨,他拜别了师父师兄们,独自一人下山。山下世界热闹很多,但他无心过问这些热闹,经过打听,终于到了枫林镇。

  他不知道找到小玉之后,要对她说些什么,或是做些什么,也许只是想吃她做的一顿饭。或许曾经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梦里,他梦到自己娶了小玉,并跟她生活在一起。但是梦醒了,他又觉得不可犯贪欲,不可过多奢求,为自己徒增痛楚。只要,能在离她很近的地方,偶尔能看见她,便是很满足的事情了。

  来到枫林镇的那一天,街上锣鼓喧天,一支迎亲的队伍缓缓走来。明凡好奇地跟了去,看到新郎从一所简陋的宅子里领出盖着盖头的新娘,送进了花轿。随后迎亲队伍开始返程。

  随后明凡四处打听小玉,有人指着花轿说:“诺,坐在花轿里出嫁的,就是小玉。”

  明凡听了,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,好在他早就劝诫过自己,不要有太多奢求。于是他尽量抚平自己的心,跟着迎亲的队伍,去了另一个地方。

  那个地方叫田西镇,小玉嫁到了这里,明凡也跟到了这里。以后的日子,明凡就留在了这里,不过他要生活,他要融入山下人的生活。于是他脱去了僧服,留起了头发,他没有别的本事,从小跟师父学得一手好字,又有出家人的修行,深谙命理,于是做起来算命的测字先生,为人揣度福祸、趋吉避凶、教人向善。

  这个田西镇地处交通要道,来往客商不少,找明凡测字的人也不少,他的生活完全可以保障。其实所谓的算命,并不是多么灵验,很多人找算命先生,无非是生活中遇到了困境或是苦恼,想找个人为自己拨云见日、疏通心情罢了。而明凡在此事上做得很好,首先他长得眉清目秀,女人们十分喜欢,男人见了也觉得舒服,明凡又精通佛理,美好的形象、温和的语气加上质朴的禅理,自然能让很多人心服。

  终于有一天,小玉发现了这个很多人口中所说的测字先生,走过来,看到他,一愣,说:“你……你不是……”

  明凡看到了她,说:“阿弥陀佛,是我,以前的小和尚,现在我还俗了!”

  “是吗?呵呵,那真是不错。”

  后来小玉经常来找他,像是找到了知音。开始只是诉苦,后来成了哭泣。她从很早说起,说她母亲生她的时候,并未成婚,她的生父并不认她们,于是母女俩成了家里的耻辱,被赶了出来。母亲带着她来到了枫林镇,本想在这里一直生活下去,可前几年,母亲病逝了,她在世上没有了一个亲人。她虽苦命却貌美,经媒婆介绍,嫁给了现在的丈夫。本想一生可以安定,却不料夫家欺负她娘家无人,对她十分刻薄。而且婚后她一直没有生育,更是被人冷眼相待。丈夫偶尔醉酒,嫌她生不出孩子,还会动手打她。她无依无靠,悲苦至极,在这个地方,她唯一认识并可以诉苦的,竟然是明凡,这个小时候在寺庙里遇到的在树下打坐的小和尚。

  明凡劝诫别人,十分在行,可是小玉的凄苦却让他方寸大乱,他竟对她说不出一个字来,所有的禅理也都变得凌乱不堪。

  不曾想,小玉自己却已经有了法子,她说:“其实我已经想好要怎么做了,我会想办法,让他主动休了我!明凡,等到那时候,我想跟你在一起,你愿意要我吗?”

  明凡睁大了眼睛,十分吃惊,但他心里还是十分欣喜的。他犹豫最后,略微点了点头。

  几个月后,镇上的很多人都在议论,说吴家的媳妇小玉,生性放浪,跟镇上很多男人都眉来眼去的。这话没过多久就传到了吴家人耳里,自然又是对小玉一顿打。小玉那次索性破釜沉舟,跟夫家人彻底翻了脸,想这样他们一气之下就会把自己休了,但是没想到……

  明凡一直没见到小玉,但是人群中传来消息,吴家确实把小玉休了。可是,小玉为什么没来找自己呢?她去了哪里?

  他四处跟人打听,没人知道实情。唯有一个王寡妇,悄悄对他说:“我知道实情,你想听吗?”

  明凡说:“想,告诉我吧!”

  王寡妇说:“晚上到我家来,我一准告诉你。”

  明凡在俗世的这段时间,人情世故懂了不少,他知道王寡妇的用意,但他还是去了。他带了一些钱,想给王寡妇,她不要,随后在他面前把衣服都脱了,千娇百媚地说:“我不要钱,我就要你这俊俏的小生!你让我舒服了,我就都告诉你。”

  明凡想要坚持,王寡妇的身子就像蛇一样把他紧紧缠住了,胭脂香粉味直钻他的鼻孔。他终是到了这般年纪,又一心想知道小玉的情况,内心的坚持,在王寡妇不遗余力的挑逗下,一点点松垮掉。

  第二天清晨他从王寡妇家出来,感觉自己已经完全是个俗人了!

  王寡妇清晨醒来的时候告诉他,她听吴家的家丁说,小玉确实被休了,不过因为小玉没有娘家人,吴家干脆就直接把她卖了!

  明凡问:“她被卖去了哪里?”

  王寡妇看了看他,说:“你那么关心她做什么?你喜欢那个霉女人?值得吗?你以后干脆就跟我吧,我一准疼你!”

  明凡说:“你少来,快告诉我,她到底被卖去了哪里?”

  王寡妇白他一眼,说:“听说卖给了一个过路的客商,似乎是被带去了京城。”

  一路风雨兼程。

  京城好大,他谁也不认识,更不知道那个客商叫什么,在哪里。

  他苦苦寻找,一晃,又过去几年时间。那时候他在京城站稳了脚,也认识了很多朋友,只是一直没找到小玉。一次他打听到一个消息,有一个地方,那里经常聚集着一些专门去北方做生意的客商,很多人都会经过田西镇这个地方。他去了那里,四处打听消息,终有一人对他说:“前些年,确有一个朋友在田西镇买下一个女人,想回来当小妾,却不想那女人克夫,那朋友生意接连失利,宅子都卖了,人也搬走了!”

  明凡说:“那女人呢?”

  那人说:“当然也卖了,留着那种霉女人做什么!听说卖去了青楼!”

  明凡心里一震:“哪个青楼?”

  那人说:“不晓得。”

  京城的青楼很多,灯红酒绿,纸醉金迷。青楼里的女子,个个浓妆艳抹、妩媚妖娆。他只能一家一家地找。

  春红院里,有一个红牌姑娘,人长得好,性情温婉,很多人慕名而来。这一天,来的这位客人着装有些随意,不修边幅,不擅言语,性情也有些怪异,进屋后,坐在那里只喝茶,都不看她。

  她柔弱的走过去,玉手搭在他的肩上,刚想说话,男人抬头,两人迎面看到对方。她愣住,久久不语,除了惊诧,似乎也没有别的。她说:“怎么会……是你!?”

  明凡说:“小玉,我是专门来找你的啊。”

  可她表情却有些倦怠,似乎已经习惯了风尘生活,说:“找我做什么,寻欢吗?对了,你付了银子,寻欢是应该的,来吧,我的床上舒服着呢!”

  说完她一阵媚笑。只是笑得有些凄凉,有些无奈。

  她变了,在青楼里被浸透了颜色。

濒死的鱼,严肃地说:“我会把你赎出去的!”

  小玉轻轻笑了笑,说:“不必了,我在这里习惯了。这里挺好的,吃得饱穿得暖。况且,就算你有再多的银子,妈妈不同意,也是无用。”

  明凡说:“我总要试试的。”

  他找到了这里的妈妈,妈妈一口回绝他,因为她可不舍得这棵摇钱树。

  他很无奈,日后经常来这里,在她的房间里过夜。她想跟他做在这里应该做的事,可他总是拒绝,说:“我来这里只想看你,陪着你就好。”

  其实他是在想,他来这里一夜,她就少强颜欢笑去侍奉别的男人一夜。

  可总是这样,她就觉得很扫兴,也不理他,每次懒洋洋的一个人在床上睡着,他就坐在那里,陪她一夜,早晨离开。

  他的钱,全花在了这里。

  有一次喝醉了,她终于在他面前落泪,说:“你这又是何苦,为了我,值得吗?”

  明凡说:“我一生无愿,唯独只求能伴你左右。”

  小玉突然笑着说:“你可真是个大傻子啊!”

  又过去几年,新人辈出,她不再娇艳,渐受冷落,有一天妈妈主动找到明凡,说:“你把她赎走吧!”

  离开青楼的那一天,不知道为什么,她一点也笑不出来。

小河。

  他们没有成婚,也没有名分,似是夫妻,却更像亲人。他们在一起度过了很多个夜晚,却没做过那种事,因为他喜欢她,也敬重她,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在青楼待得久了,终是染了花病,身子虚弱。他只想陪着她,照顾她。

  煎熬了几年,也安逸了几年,她终究死在了他的怀里。死前她看着他,泪眼模糊,说:“我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好事啊,让你这么对我?”

锦鲤呢,这也说不定。”

  小玉抓住他的手,说:“但愿有来世,能和你相遇在晴好的时光里……”

  小玉死后,他把她葬在了河边,坟前放着那一串佛珠。

  明凡重新穿上僧袍,剃光头发,回到了寺庙里。

  师父很老了,但还没死,他跪在地上:“师父,我回来了。”

  “你终于还是回来了,山下世界可好么?”

  “人世疾苦,纷乱无常,当真还是佛门清净啊!”

  “呵呵……尘世间的悲欢苦乐,才是最入骨的修行,你若一生待在寺庙不下山,这清净便不是真的清净,而是无趣,只有历尽悲苦后,才是真的自在、清净。”

  说完师父叫来一个小和尚,说:“以后,就让他做你徒弟吧。”

  明凡看了看那个小和尚,呆头呆脑,就像小时候自己的模样。

  不知道他以后,会不会也遇到一个能成全他修行的姑娘呢?

  阿弥陀佛。

  缘起缘灭,皆是轮回,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。

  如果你用一生的苦难,只为成全我的修行,那么我愿用我的十世修行,还你一世心安……

达到当天最大量